故事:去医院挂妇科,发现主治医生是她分手2年男友 - 广州出租车发票
 
 

资讯分类 The latest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电 话:请填写您的联系电话
  • 手 机:请填写您的移动电话
  • 邮 箱:请填写您的电子邮箱
  • 网 址:http://yichangbanjia.cn
 

故事:去医院挂妇科,发现主治医生是她分手2年男友

发布日期:2022-03-24 08:50:45
     1   挂妇科遇见前男友是主治医生这种事也就让孔妍真这种万年非酋遇上了。   “什么症状?”   “姨妈推迟一个多月了,我忌辛辣生冷很久了,可还——”   面前的白大褂扶扶眼镜,抬头:“有x生活吗?”   刚问完,跟病患对上眼睛,惊讶的手中的圆珠笔飞出桌面。   “我去,车景?”孔妍真也瞪大了眼倒退两步。   去医院挂妇科,发现主治医生是我分手2年男友   刚刚那句医生的提问,赫然变成了前男友的嘲讽。仿佛在问,孔妍真,离了我还有人要你吗?   一个略微不当的想法出现在了孔妍真脑海里。看病是小面子是大,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她斩钉截铁回答:“有!”   说完,提起包就跑,一直到跑出诊疗室都不敢回头。   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孔妍真都在懊恼。早上五点钟起床来C市最人满为患的中心医院排号,结果碰上了这么个冤家。早知道,随便找个医院看看得了,何必折腾。   这时候,同在C市发展的大学同学何烊发来微信问,“怎么回事?你跟小魔头还有联系呢?”   小魔头是车景的外号,当年在C大,著名老魔头车宏书教授曾是他们共同的哲学老师。因为老魔头的名号在外,自然而然,他的儿子免不了被一顿八卦。   孔妍真纳闷,这消息传这么快吗?她本人还没说什么呢。   “何女士,莫非在我身上插了眼?”   ……何烊甩来一张聊天截图,万年不变一个署名车景的头像给她发的消息,问:“我在中心医院妇科门诊遇见了孔妍真,她怀孕了吗?”   何烊说:怎么回事,你姨妈还没来呢?怀孕?你这两年但凡有个男朋友我能不知道?   孔妍真尴尬地回想,车景之后确实没了。   何烊义愤填膺:“你等着,我这就告诉车景,让他停止造谣!”   孔妍真赶紧一个电话打过去制止:“姐妹可不能被人瞧不起!”   这么想着,何烊隔着电话比了个OK,示意:“姐妹懂了,您瞧好吧。”   晚上,孔妍真等何烊下班来吃饭。两人口味相投,在常吃的一家店碰头。准备聊聊今天的倒霉事。   “你跟车景聊什么了?”人一到,还来不及坐下就开始八卦。   “也就两句话……”   孔妍真一五一十说完,何烊差点喷饭:“人家车医生没准就是在认真给你看病呢。”   孔妍真摇摇头,“你不知道,他小魔头腹黑的很呢。”   早先他俩谈恋爱就是,孔妍真总被他牵着鼻子走。现在想起来就后悔,怎么就沦为舔狗了?!想到这里,孔妍真问面前的人:“话说,你微信回了他什么?”   还没等到回答,孔妍真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嘴里嚼着肉接起来,含糊不清:“哪位?”   “是我。”   那头话音刚落,孔妍真开始满桌子激动地找水喝。   “有时间吗?请你吃饭。”电话是车景向负责预约挂号的护士要的,预约信息都会写电话号码。因为是中心医院最热门的医草,护士们半小时就把车医生要女患者电话的小道消息传遍了。   拨通电话前,车景坐在驾驶座上,半天没起步。有下班来开车的同事跟他打招呼,他心不在焉点点头。摇上车窗,一心只盯着几个小时前何烊回复的消息:“啧啧啧,我就知道,她天天玩这么多男人,迟早要中招。”   车景的眼皮一跳,牙缝中挤出一丝冷笑。行啊,是他小看孔妍真了。   2   刚到C大报道那会儿,孔妍真就多多少少听说了刚来报道就荣获C大校草之称的车景。什么撕漫男啦,脸蛋天才啦等等称号都是说他。还说,他是全C大女生的梦中情人。孔妍真赶紧摆摆手:“别别别,我没兴趣。”   斩钉截铁说了没兴趣,孔妍真很快就打脸了。   谁能想到,医学系和中文系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还能在哲学课碰上?   孔妍真选修哲学,是被何烊拉着去的。   一进阶梯教室,少女火眼金睛,一眼就瞧见了坐在中后排的车景。穿着黑白条纹的衬衫,牛仔裤,一只手无聊转笔,另一只则顺着胳膊搭在凳子上。何止帅来形容!孔妍真当场就着了魔:“早说撕漫男长这样啊!”说着拉起何烊的手:“我要坐他旁边!”   何烊着急:“坐他旁边干嘛!他不好相处,其他人都不过去……”   孔妍真没有化妆,只能掏出镜子匆忙补个口红,头发一撩:“胜利的果实属于勇敢的人,看我怎么勾引他!”   说话间,哲学教授进入教室。孔妍真迅速在车景身边坐好,何烊硬着头皮陪着。   没有犹豫,孔妍真做作的凑近车景:“同学,加个微信?”   车景冷冷扫她一眼:“同学,你口红粘牙上了。”   孔妍真转过头去,匆忙地让何烊帮自己看牙。何烊扭曲着表情点头时,孔妍真丢人的拍了大腿一巴掌。半晌,她腿上没啥感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拍的是车景的腿。   彼时车景已经有些生气了,提着孔妍真就像提着什么脏东西一样嫌弃。孔妍真哪是善茬,活脱脱一个女流氓。顺势就跟他十指相扣上,“加个微信!”   车景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同时,教授推推眼镜看向他们的方向:“车景,站起来。”   孔妍真怂包似的低下脑袋,心想,“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结果教授下一句是,“车景旁边的女同学也是。”   孔妍真一边颤颤巍巍起身,心里还暗叫不公。凭什么车景喊名字,她就是女同学。哼!   教授饶有兴趣地问:“你们俩在我课上干嘛呢?”   车景沉默的盯着孔妍真。   孔妍真心一横,反正这事不能自己扛,检讨也不能自己写!   “教授,我们情侣小打小闹啦~”   阶梯教室发出一阵议论声,何烊真是没脸看孔妍真这副嘴脸。   教授转问车景:“是吗车景?”   车景冷哼一声,看着孔妍真,咬牙切齿,“是,我是她男朋友。”   吃瓜群众惊讶的喊出声,孔妍真自己都懵了。   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听讲台前的车宏书车教授又说了,“哦?我儿子谈恋爱,我怎么不知道。”   整间教室喧闹了起来。   3   “哲学教授竟然是车景他爸!老魔头的儿子小魔头,怪不得这么让人费解。”孔妍真拍桌。   何烊头痛,“姐姐,眼下当务之急是开启你的保护计划,车景那句戏言可把你推到火坑了。学校论坛已经有无数女同学声讨你不配了!”   孔妍真的重点:“我怎么不配了!”   车景附和孔妍真说自己是他男朋友原因有二,一是接近他的女生太多,拉个人挡挡桃花也不错。二是孔妍真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太不好了,能往火坑里推就推了。反正,话是她自己说出去的。   但是他实在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孔妍真的嚣张气焰完全没有被打压掉。相反,那些“她怎么可能跟车景在一起”的声音越多,孔妍真就越做得越过分。   孔妍真呐,其实也腹黑的很。心想,自己怎么着也是车景亲口承认的女朋友,那些人除了议论还能怎么办?她能做的,就是变本加厉气死别人!   于是便有了之后,追着车景旁听课程,在路上大摇大摆强挽车景胳膊,以及,遇见车教授时,铿锵有力的:“哟,爸爸!”   而对于那些争前恐后的议论,孔妍真大大方方回复:“别骂了别骂了,我委屈还得男朋友哄。”   彼时,车景坐在图书馆角落,忍笑盯着舍友传递来的八卦消息。刚开始默认他们的关系,原本是想看孔妍真出丑,谁曾想她的表现一直匪夷所思,却又有趣的很。对于她那些举动,车景之后也没有明确否认。一直静静观察着,想看她还能怎么演。   “男朋友。”孔妍真突然出现,在车景身边拉个凳子坐下,“一个人看书多没意思啊。”   车景一愣,看着面前笑得灿烂的少女,心里一阵恍惚。竟然觉得她并不讨厌,反而主动交谈。   “你没学表演真的可惜了。”车景翻翻眼前的书。   孔妍真大言不惭,“谢谢夸奖,不过当众公开恋情的好像是你呀男朋友。”   车景无奈笑笑,“我只是——”   孔妍真打断他:“我大概猜得到你的想法,不过你别误会,我可不是非你不可的喜欢。我对你,跟其他女生对你是一样的感觉。不过只是——见色起义。”   车景瞳孔地震,半天说不出话。   ……这个孔妍真,拿诚实当武器吗?即便真是她说的这样,也没有人像她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过吧。   车景震惊的同时,孔妍真手指点着桌子,“唉,其实长成你这样也挺辛苦的。这么多人喜欢你,却没有一个是因为你的内在。”有一种可怜的车景的语气,当事人也察觉到了。意外的是,竟有被她的言语刺中。   这时,孔妍真伸伸懒腰:“跟你玩没意思,我今天就会跟大家解释清楚的,咱俩只是个误会。你不介意的话,就说咱俩分手了呗,这样我以后交男朋友的门槛可就高咯。”说着,孔妍真起身要走。   同一时刻,车景抓住孔妍真的手,趁着黄昏前的最后一抹夕阳,将她拉回桌前。少女脚下一个,趔趄,跌倒他怀里。有同学听到声响回头,见此情此景,低头议论不已。   “我不介意弄假成真,反正我迟早要有女朋友。”   孔妍真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没出息地吞了吞口水:“什……什么意思?”   “给个机会,了解一下我的内在。”车景重复道。   4   孔妍真跟车景成真这事,何烊是千真万确没敢想。   不过听孔妍真说,车景貌似是第一次谈恋爱,所以她还有点小紧张。   “跟帅哥谈恋爱都会紧张的,放宽心吧你。”何烊安慰她。   谁知孔妍真认真摇摇头,“不不不,毕竟我是个情场老手,怕伤了他的心。”   事实证明,跟过于优秀的人谈恋爱,的确会自卑。孔妍真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癞蛤蟆歪打正着咬住了白天鹅。坚决,不能松口!   车景这个人,是不会回微信的。刚在一起的第一天,孔妍真思索半天发出了一条消息,“在干嘛?”   等她上完课看手机,发现没回。于是,气鼓鼓地挽着何烊都手,决定就算车景发来消息,她也不会回!   结果一下楼,就看到一身休闲,单肩背包的少年,静静坐在教学楼前的花坛前等她。   孔妍真汗,自己握着手机等了一整天的微信消息一条没有,他还能大大方方来找她?   “孔妍真!”车景见她出现,便起身。   “你怎么来了?”孔妍真过去,不满意的小声嘀咕。   “来找你啊,不是谈恋爱呢吗。”   孔妍真:“那你为什么不回我微信!”   “因为没有什么事可以聊啊。”车景诚实的回答,“而且,你问我在干嘛,不就是想见面吗?我这不来了?”   得,他猜得还挺准。   不过,孔妍真也暗自垂泪。毕竟别人的男朋友,每天早安午安晚安,情侣头像情侣ID,聊得水深火热。恨不得上个厕所也要汇报给彼此,虽然腻歪但就是谈恋爱的表现啊!真不知道跟车景这种人在一起,除了虚荣心还能满足什么。   孔妍真装:“以后提前约,我都跟何烊她们约好了晚上一起做课题。”   车景淡定:“那我明天再找你。”说完,便转身要走。   孔妍真原地慌乱,“哎,也不是……不是不可以推掉!”   就这样背负上“重色轻友”之名的孔妍真,怀揣着雀跃的少女心,想跟帅哥约约会牵牵手发生点什么的时候,车景熟练的将她带到图书馆,顾名思义,一起学习。   孔妍真无语,咬着笔看着眼前的人。   “你不是要做课题?”车景说。   孔妍真:“……情侣之间,难道不应该做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大学情侣,不应该是互相督促,一起学习进步吗?”   孔妍真竟然觉得他说的没毛病,拍了拍桌,“可以,一起学习当然可以。”   于是乎,接下来的每一天,他们都在一起学习。日常的约会就是在图书馆看书看书看书。孔妍真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多书。   这天周末,孔妍真赖床不起。何烊吃完饭回来,看到她醒了,“车景在楼下等你去图书馆呢,你不下去吗?”   孔妍真:“就跟他说我发烧了,我不想再去图书馆看书了,我快吐了。”   何烊无奈摇摇头,下楼跟车景如实说:“她发烧了。”   车景问怎么好端端地会发烧。   何烊:“看书看的。”   半小时后,车景打来电话,问孔妍真要不要去看电影。孔妍真一个翻身起来,“要!”   4   “你不是发烧了?”在宿舍楼下碰了面,孔妍真打扮得花枝招展,全然没有生病的迹象。车景故意问她,看她反应。   孔妍真嘿嘿笑着,“吃完药就好了!”   抵达影院前,孔妍真早在手机上看好了电影。爱情片,谈恋爱一定要看爱情片!结果到了地方,车景买票检票一气呵成,买的是……纪录片。   孔妍真吐血,表情尽量温和,“为什么看纪录片……”   “其他影片也没什么营养,纪录片至少涨一下见识。”   ……好家伙,合着孔妍真又是来学习的。   其实车景买纪录片是考虑到,纪录片人少。但是没想到,好巧不巧就那么零星几个人还跟他们坐在同一排。   电影开始没二十分钟,孔妍真就睡了。打了个哈欠,侧头倒在旁边的人肩头。车景听到有点不满的人声,抬头看,发现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正嫌弃的看着肩前的孔妍真。   “这年头,女流氓也蛮多的。”   车景急忙伸出胳膊,把自家女朋友的头挪到自己肩前。揽住她肩膀,给眼镜男一个眼神,犀利的,宣示主权。   眼镜男旁边的妹子看了,无语看他,“哥,你要点脸吧,人家男朋友长那样,不至于对你有什么想法。”   孔妍真一觉睡醒,电影已经换了一场。擦擦口水抬头,问车景,“我睡了多久,怎么电影换了!”   车景:“两个多小时吧,我又续了这个厅的票,你可以接着睡。”   孔妍真看清楚大屏幕上的女主角,瞬间清醒,她要的爱情片来了!   说着,揉揉眼睛,靠在座椅上看。刚一靠,她便察觉到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回头,才发现是车景的胳膊搭在她身后,正揽着着她肩膀。   看到她眼神,车景解释:“哦,上一场你睡着,我就……”   孔妍真惊讶的赶紧拉开他胳膊,替他活动活动,“你手臂不麻呀。”   车景顺势牵住孔妍真的手,十指相扣搭在腿上,“还好,看电影吧。”   别人看电影,孔妍真没心思看了。全程盯着两个人的手,动都不敢动。电影进行到结尾,男女主吻戏。   孔妍真跃跃欲试直起腰来,往车景旁边靠靠。车景转过头看她一眼,察觉她扭曲的身姿,问到,“哪痒?”想说如果背痒,他可以帮忙挠挠。   谁知道孔妍真来一句,“心痒。”   ……车景无语,叹了口气转过头去,顺便松了握着她的手。孔妍真失望之际,他很快调整坐姿转过来,单手捧住她的脸颊,往跟前一拉,顺势凑过唇去。   刚刚就要吻到时,电影结束,厅里亮起灯光。二人将吻未吻的样子就裸露在众人视线之下。   车景开始犹豫的松手,孔妍真心一横,凑过去吧唧一口。满意的点点头,心想,终于亲到了。   5   孔妍真跟车景的恋爱,怎么也没人想到会持续那么久。   他们二人也没想到,毕竟孔妍真在了解车景这个人的内在之后发现,并不是个可爱的人。但意外的,偶尔男友力爆棚,起码不会让她有任何委屈。不过嘛,车景很不体贴。也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第一次恋爱,总会有些直男行为而已,但不是大毛病。孔妍真能忍。   比如,一直学不会秒回微信。出去约会也是,不太会轻易妥协什么。这还不算什么,吵架时认死理,谁错才得道歉。对于感性多过理性的女孩子来说,这哪行啊。孔妍真认得理就是,“我虽然错了但是你也要哄我”,因此,经常一冷战就是一星期的事情必不可少。   而且车景冷战真是一把好手,最后一定得是孔妍真憋不住来低头认错才行。   渐渐地,孔妍真在C大的舔狗头衔,算是坐实了。但孔妍真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捞到,跟车景在一起这段时间,跟帅哥亲亲抱抱举高高了,成绩也突飞猛进,直逼系里前几位的学霸。   车景作为“老父亲”很是欣慰,“这次课题拿满分,你要什么都可以。”   孔妍真翻白眼,“我要你离我远点。”   嘴上这么说着,课间走到哪黏到哪的却是孔妍真。她像车景的挂件,随时随地,随叫随到。   这样的相处一直持续到大二,二人的恋爱持续了一年从而引起了众人关注,说是,热恋期迟早会过去。但没想到,二人不仅没有分手,反而感情升温。   大二期末时学校举办辩论赛,孔妍真作为中文系的毒舌,自然而然是队伍的核心力量。而另一边医学系,各项技能满点的车景自然也会参加。   于是二人所在的队伍分别战胜其他院系队伍之后,还是碰上了头。   辩题是“大学生谈恋爱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孔妍真是正方,利大于弊。车景持反方。   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这个辩题,让学校著名情侣来辩,可好看了。比赛当天,阶梯教室座无席虚,甚至有没抢上座位的挤在门外看。有同学直接开了直播,实时转播给全校师生。   辩论赛的评委里有车景的爸爸车教授,但孔妍真没在怕的。跟车景对线,慷慨激昂地列举了一番恋爱的好处。   到了车景,他反驳孔妍真,“恋爱会耽误双方学业,并易导致彼此脱离群体。大学生活本就是跟朋友一起度过才是青春,但是情侣眼中只有彼此,就失去了朋友。并且,遇上太粘人的对象,难免会失去自由。如果对方是个学渣,那么还要额外拿出时间帮助她学习,会严重浪费自己的时间……”   孔妍真越听越生气,心想,这小子说谁呢?!然而车景还在滔滔不绝,并且说的真像那么一回事。最后,结辩时,孔妍真只甩了一句话,“建议反方以身作则,既然觉得恋爱在摧毁大学生,那就不要谈恋爱了!”   车景一愣,比赛是比赛,这怎么内涵上了?   车景在众目睽睽下,思考半天,把该说的全忘了,只远远看着对方辩友生气的样子说:“对方辩友说的对。”   全场哗然,倒是孔妍真喜笑颜开。台下的车教授看的是满面春光,打心底里喜欢孔妍真这个准儿媳。当天晚上,车教授便喊了车景带孔妍真一起吃饭。饭桌上,孔妍真十分紧张。注意力一直在聊天上,根本没怎么吃。结果,跟车景回学校的路上,肚子一直咕咕叫。   车景叫司机停车,带她去吃了夜宵。吃完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校门早就关了。孔妍真色眯眯的笑,“怎么办哦,要在外面过夜了呢。”   车景摸摸她的头,“不怕,我们翻墙进去。”   孔妍真:“……”   6   有课的时候上课,没课的时候就一起看书、吃饭。周末看看电影,约约会。很长时间里就成了孔妍真跟车景的日常,意外的不会腻。因为二人的性格,小争吵虽然不断,但感情却越来越好。以至于,双方父母都在假期里见了面。纷纷提出,毕业后最好立马结婚的意愿。   可就是这样大学四年都很顺利的恋爱,也没能熬过毕业季。他们分手分的很突然,何烊也是突然就接到了孔妍真的通知。说是分手了,一没哭二没闹的。就是发疯似地扔过很多东西,车景送的、买的,有过共同回忆的东西,全扔了。至于照片,和那些存在数据里的东西。孔妍真直接把手机扔了,换新的。   “谁啊?”挂下电话,对面的人问。   孔妍真:“车景,说要请我吃饭。”   何烊嗅到丝丝暧昧,“啧啧啧,要旧情复燃。”   当事人立刻反驳她:“他以为我是谁啊!说分就分说好就好,他算老几!”   何烊这时才听孔妍真说起他们为什么分手,原来,是孔妍真被甩了。当年毕业,孔妍真早早拿到了某中学的offer,一度踏入教师行业。车景呢,专业课优秀,孔妍真以为,他要么继续留在学校读研,要么就在争先恐后抢他的各大医院中挑选一个。谁知道,人家要出国。   “出国那就异国恋呗!又不是不能等他!”何烊愤愤不平。   孔妍真当时,也是这么说的。   “我可以等你啊!”   车景的回答是,“我不想耽误你,如果我回来之后你还单身,那么我们可以继续在一起,如果你有新的感情,我祝福你。”   孔妍真学给何烊听后,二人统一观念,说车景这是老渣直男发言了。他们直男就这样,总是以为自己替女生考虑了,有当兵的出国的或者是回老家的,不想让女生漫无目的地等,就美其名曰“为了你好。”实际上根本没问过女生的想法,不问她愿不愿意等,不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去。同行和等待两个选项当摆设,只选择,分开。   “不过……”何烊似乎也意识到来了什么,“你一直没谈恋爱,其实是在等吧。”   被戳穿心思的孔妍真脸一红,开始结巴:“我我我,我只是择偶门槛高!毕竟撕漫男可不是遍地都是!”   7   地点约在他们上学时常去的商场,那家影院已经翻新,比从前大了很多。候场区安装了许多抓娃娃机和盲盒机,分手之后,孔妍真从来没玩过。   他们在商场外见面。车景提前到了,在外面等。孔妍真到时,恰巧有女生在向车景要微信。车景还是以前的性格,冷漠地拒绝别人,看到远处的孔妍真,这才招手喊她。在旁人的目光下走向前男友,孔妍真倒是少了当年的自卑。她踩着高跟鞋,画了个浓妆,正宫色的口红,不知道的,是以为去手撕绿茶,而不是见前男友。   二人一起去了车景定好的餐厅,刚坐下,车景便殷勤地给她倒水等等。孔妍真把“高冷”两个字挂在脸上,低着头在手机上疯狂敲字:何烊,完犊子。我还是喜欢这张脸,想立刻马上趴过去亲一口。   何烊回:……   “我问过护士了,你是月经不调是吧……”   车景正儿八经开了话题,孔妍真差点晕过去。   “就,就一个多月没来而已。”   车景沉默半晌,突然问:“谁的。”   孔妍真愣住,结结巴巴半天,还是实话实说:“车医生,我那天就随口一说,真不是怀孕。”   车景淡定地掏出手机,把跟何烊的聊天记录递过去:“可是你闺蜜说……”   孔妍真傻眼了,没想到何烊能编成这样:“不是!你别听她胡说!”   几番聊下来,医院的乌龙算是解开了。通过孔妍真的叙述,车景做出了分析:“应该是熬夜批改作业导致的,你们这些人民教师啊,也该注意一下身体。”   孔妍真假笑一下,突然,就感觉到身体不对劲。   “怎么了?”察觉到她表情不对,车景关切地问。   “我去个洗手间!”   十分钟后,车景果然接到了孔妍真的求救电话,“救命啊,我姨妈来了。”   ……结果,二人久别重逢,就是这种惊险刺激的场面。车景从二楼买完卫生巾,直奔四楼的女洗手间。在外面观望许久,察觉没人之后,悄悄进到女厕去。小声喊着:“孔妍真。”   孔妍真敲敲隔间的门,从下面伸出手去:“这里!”   结果,交易刚结束,车景就被打扫卫生间的大妈抓住了。   “阿姨你听我解——”   拖把不留情。   从商场的保安室赎回车景后,孔妍真在路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车景这时戴上了口罩,原因是,他这张脸,刚才已经丢尽了。   孔妍真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直奔保安室赎他之前,他被当做了流氓教育了整整二十分钟。还差点被警察带走。孔妍真憋着笑,说这是她男朋友,都怪她临时有事。二人被教育了一番,才终于离开。   结果,饭也没吃着,还上了商场安保的黑名单。   “别笑了,这样是为了谁。”车景幽怨的盯着孔妍真。   孔妍真笑着去拉他口罩:“快让我看看,厕所痴汉长什么样哈哈哈哈哈。”   口罩拉下来的一瞬间,车景抓住孔妍真的手,按住她的脑袋,毫不温柔地吻上去。孔妍真一愣,到底还是闭上了眼睛。末了,车景问她,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时,孔妍真愣了。   “刚才在保安室,你说我是你男朋友……”   孔妍真傲娇:“假的!只是为了救你。”   “那能不能再弄假成真?”   对于这个“再”字,孔妍真来不及思考,对方的唇已再次覆上来。   彼时又是一年的毕业季,许多人相爱,许多人分开。孔妍真不知道的是,在她等待车景的这些年里,对方也一样为了她,拒绝了外界的一切殷勤。努力的完成眼前的学业,努力的奔赴着,能拥有彼此的未来。